你现在的位置:学校网首页 - 免费在线书籍 - 第27节:木法沙情结
童话人格 - 第27节:木法沙情结  [ 返回目录页 ]
  木法沙安静地躺在山谷中与世长辞了,不谙世事的小辛巴在父亲身边悲哀地徘徊哀鸣,这种情景使得父亲们得到了崇高的人格陶醉。如果我们确实深刻领会这种做父亲的情结,或许可以把它称之为“木法沙情结”。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够看到这种情结的大量表现。

  父亲常常表现出对儿子特别的责任感,他们内心深处有一种为儿子尽心尽力的冲动,有一种要为儿子牺牲点什么的冲动,而且要比母亲做得更好,同时渴望着儿子的理解。任何一个父亲为儿子做出牺牲时,由于这种牺牲终于使儿子理解了他从小不曾充分理解的父亲的严厉要求时,儿子的愧疚常常是父亲的最大心理满足。

  即使最一般的情况,当临终的父亲在病床上面对着悲痛欲绝地跪倒在床边的儿子时,儿子的悲痛或许有他一生中潜藏的对父亲的歉疚,而父亲的心理也在这时获得了格外平衡与宁静。

  儿子的悲痛表明,童年对父亲的全部不满都已消除,儿子对父亲的一切管教都已理解,父亲由此也便洗刷了全部做父亲的冤屈,以安然的心态进入天国了。

  此外,同样重要的,当狮子王木法沙在小辛巴遇到危难时奋不顾身冲上去解救时,我们还看到了一个更单纯的情结,那就是保护年幼儿子的责任与冲动。这里,不需要任何对儿子的不安做种子,也无须含着洗刷自己的动力,这是更加接近生命本能的表现,在很多高级动物保护幼崽时我们都能看到。

  对于一个年幼的婴孩,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父亲往往拥有绝对的责任感。当儿子遇到危险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父亲都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予以保护。这是一个单纯得多的父亲情结,他是在保护自己的血肉,保护自己生命的延续。

  当然,在社会文化赋予的种种意义上,这还可能意味着保护整个家族的传宗接代,保护遗产的继承人,保护自己的光荣,等等。

  无论社会文化对父亲保护儿子的行为做了怎样多方面的铸造,我们依然可以说,这种父爱的心理动机单纯得多,这是一个更加直截了当的父爱。

  其实,父子之间的对抗,父亲总比儿子感觉迟钝。在三至五岁的儿童心理中,可能已经形成典型的恋母憎父情结。而这时的父亲,大多还把儿子看成需要自己保护的幼嫩生命。父亲意识到与儿子对抗并且感到对儿子过分严厉的不安,常常是在儿子更长大一些之后才有的事情。

  在《狮子王》中,做父亲的上述两种情结结合在一起,必然对现代成年男性产生相当深切的触动。这两种情结在故事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宣泄与释放,父亲木法沙退出历史,结束生命,就格外显示出生命的惆怅来。这种惆怅是一种宗教情绪。宣泄了两种情结的父亲终于有充分的资格在天国出现,照看儿子了。

  这样,我们就可能看到了宗教的一种更完整的解释。

  当辛巴仰望着天国中父亲的影像,并聆听着他从天国发出的教导时,我们看到的是儿子对父亲的愧疚与敬畏铸造了神与宗教;而当我们从木法沙的角度在天国俯瞰小儿子辛巴时,完全可以体会到一个尽了责任又洗刷了全部冤屈的父亲对待儿子神圣而崇高的态度,这时,他已将自己化为神与宗教了。

  《狮子王》的故事进行到这一幕时,不仅儿子们的心灵与辛巴共鸣,父亲们的心灵也与木法沙共鸣。父亲们此时获得的是足够的安详圆满,以一种更崇高也是更绝对的方式再一次实现了父亲的权威。

  天国中父亲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

  五

  对任何童话故事的剖析,都要从它触动读者心灵的原因入手。这样,才能最终追踪到它与读者深层心理的隐密联系,从而揭示它的象征意义。

  在《狮子王》中,倘若审视我们的观看心理就会发现,我们不仅站在辛巴的角度渴望他为父亲报仇,也会站在木法沙的角度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

  父亲与儿子的情结在这里又表现出一种对应性。

  在孙悟空那里,我们看到了儿子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情结;而在木法沙这里,我们看到了父亲要在儿子面前证明自己的情结。更进一步,在《狮子王》中,我们看到儿子有把父亲尊为神与宗教的情结;而父亲也有把自己化为神与宗教的情结。

  这种情结的对应性,该是我们分析童话与人格中珍贵的发现。

  父与子是一对重要的关系。它在儿子心中产生强烈的情结,也必定在父亲那里产生同样强烈的情结。

  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很多儿子把报杀父之仇当做终生大事,锲而不舍,矢志不渝。我们又看到,很多遭受迫害的父亲都将为己报仇的嘱托当做首要的遗训留给儿子。在这些故事中,父亲的遗愿不仅是因为儿子最能为他报仇,也是因为他内心最渴望儿子为他报仇。

  狮子王木法沙被人谋害了,这时,作为父亲的观众与木法沙怀有相同的愿望,那就是渴望辛巴为父报仇。

  这是做父亲的强烈情结。

  儿子报杀父之仇的故事之所以在千百年来成为一种很有力的故事,就是因为这里有着儿子与父亲的两种强烈情结。儿子渴望为父报仇的强烈情结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分析,而父亲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的强烈情结也是值得揭示的。

  因为从儿子诞生起,父亲就把他看做自己生命的延续;因为父亲曾为保护这个生命付出过很多;因为父亲从来就将儿子当做自己的继承者;因为父亲曾经对儿子有过的不安
;因为父亲需要儿子的愧疚来洗刷自己的冤屈;因为父亲的人生结束就意味着为儿子做出了牺牲;因为父亲死后就是神,就是宗教,有权力要求儿子的崇敬;因为父亲的死,儿子对父亲曾经有过的全部不满都将消散,而对父亲的忏悔 歉疚 感激都将激增;所以,父亲有足够的理由要求儿子实现为父报仇的遗愿。他将遗产交给儿子的同时,儿子也有责任将遗愿一同接收过来。

  父亲的死亡,使父亲的权威得到了至高无上的表现。
关于我们 | 市场合作 | 建议反馈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深圳幼儿园 | 深圳小学 | 深圳中学 | 深圳大学 | 深圳培训 | 咨询 | 问题 | 讨论 | 百科 | 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英语作文 | 试卷 | 看书 | 招聘 | 教案 | 课本 | 课堂 | 听力

技术支持:www.szxuexiao.com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IE6以上 声明: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