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学校网首页 - 免费在线书籍 - 论无性造人

水母与蜗牛 - 论无性造人  [ 返回目录页 ]


  现在, 由任何动物或植物的随便哪个体细胞含有的DNA来再造一个一模一样的生物个体,从理论上讲已经是可能的了。可以引逗一单个植物根端细胞去孕育那整株植物的完美复本;一个青蛙肠道上皮细胞,拥有着建造一个新的 同样的青蛙所需要的全部指令。假如这项技术进一步发展,你也可以这样造人。而且,现在世界上到处都有了一些惶惶然的预测,说总有一天,就会真的作出这种事来,为的是保存一些经过细心挑选的 特别有价值的人们,让他们能以某种方式长生不死。
  科学上有好多事情让人忧心:行为控制,遗传工程,脑袋移植,计算机作诗,还有塑料花的无限止地开放。克隆(无性繁殖)造人也是其中的一例。
  克隆要算前景中最暗淡的部分了。它敕令取消性活动,而作为补偿的,仅仅是在象征意义上消除死亡。知道一个人有个一模一样的无性系代理人继续活下去,这几乎就算不得什么安慰,况且,那活着的很可能迟早会把那个日见衰老的真我排挤到一边。很难想象,一个未经配对儿的胞核能有什么孝心或敬意之类的事;更难想象,一个人那新的 自行生育的自我,不过是一个绝对茕茕孑立 举目无亲的孤儿。至于把一个人的自我从婴儿期拉扯大,要涉及多么复杂的人际关系,要怎样教他语言,教他守规矩,灌输良好的行为方式,等等一切,就更别提了。请问,如果你在五十五岁的时候,通过代理人,成为一个不可救药的少年犯,你当作何感想?
  来自公众方面的质询是显而易见的。谁将入选,标准是什么?这个技术被滥用怎么办,比如,有钱有势,却难以为社会接纳的人,自行其是,决定自我克隆;或者,由政府克隆一帮愚笨驯良的群众,去进行一些世界事务:这样的危险将如何应付?那种同一性对我们所有未被克隆的人们会有什么效应?毕竟,千万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于为自己的独特性而欢欣鼓舞;在本质的意义上,我们每一个人跟那四十亿他人都是完全不同的。自我这种属性乃是基本的生命事实。想想人无自我,彼此完全一样,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罢了,还是别去想它吧。因为,这种事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以我看来,即使未雨绸缪,居安思危,也还看不到其实现的可能。我同意你可能会克隆出像煞供体亲本的某些人来,但是,结果可能是,他们之不同,将不亚于你之于我,决然比今天任何的同卵双生子更加不同。
  这一试验所需的时间只是问题之一,可这一个问题就大得可怕。试想,你要克隆一个不同凡响 成绩辉煌的外交家,好让他照管遥远未来的中东问题。你必须逮住并说服他摘下一个细胞。这也许不难办到。但在此之后,你不得不等待他的胚胎长大,然后还要再等至少四十年。在此期间,你得保证,所有的观察者耐住性子,在他前途未卜的童年和青少年期不去乱加干预。
  这还不算。你还得有把握能再造他的环境,大约还要造得丝毫不差才行。“环境”一词其实意味着人群,因此,你要克隆的恐怕远远不止于那个外交家本人。
  这是克隆问题的非常要紧的方面。我们对于克隆而成的个体本身激动不己,却基本上忽视了这个方面。 你用不着完全同意B. F. 斯金纳(B. F. Skinner)的全部论点,就可以承认,环境就是能造成不同。而当你审视我们用“环境”意指什么的时候,就会发现,它最终指的就是其他生人。我们用委婉语和行话来表达这个,诸如“社会力量”,“文化影响”,甚至还有斯金纳氏的“言语群体”,但是,这些词语真正的意思,是指邻近的密密挤挤的人群,在讲,在听,在微笑,在皱眉,在给与,在保留,在勉励,在推动,在爱抚,或对这个个人抡起大棒。不管那些基因组说什么,那些人对于这个人性格的塑成至关重要。真的,如果你仅有些基因组,而没有人在其周围,你会培育出一株脊椎植物,不会更多。
  因此,一开始,你无疑需要克隆那个人的父母。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这就意味着那个外交家不在场,即使理论上也不会在场,因为,当这个外交家本人初露头角,被认为国宝时,你就不可能从他的双亲身上得到细胞了。你得把资格已备,堪称其任,并且父母双全的人们先行找齐,加以遴选,列出一个名额有限的单子。那父母也需克隆,而且,为了确保一致性,还得克隆他们的父母双亲。我想,你还需要有通常所需的手术同意书,填好,签字画押。如果我对于为人父母的情味有所了解的话,我敢说那是不容易办到的。让祖父母签字画押就更难了。
  可事情还刚刚开头。实际上,根据现时的心理学思想,影响到一个人成长的,不仅仅是父母,还有那整个家庭。那么,克隆那一家子。
  然后,还克隆什么?家庭每一成员成长的方式,都已经被在他周围确立的环境所决定了,这个环境意味着更多的人,家庭之外的人们,同学,熟人,亲爱者,敌对者,合伙用车入伙人,甚至,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还有从地铁站柱子那边穿过来的与众不同的陌生人。找到他们,然后克隆他们。
  但是,这个规划是没完没了的。外围的每一联系都有自己周围的一家子,连同那一家老小各自的外围联系。得克隆他们全部。
  要把这事作得圆满,要想最终结局是一个人的真正复本,你真的别无选择。你得克隆整个世界,少一点也不成。否则就没有任何希望。
  我们还没有作这种规模的试验的条件,而且我认为,我们也不愿意去作。首先,那意味着用一个完全相同的世界来取代今天的世界,紧随其后。而这就意味着不会有自然的,自发的,随机的,幸运的新生儿。一个孩子也不会有,只有那些现在在场的一对对的人工制品,再加上那些完全一样的一对对成人,包括今天这些吃政治饭的,都是成双成对。这太过分了,想都不敢想。
  还有,当这整个试验完成时,比如说五十来年以后,你怎样得到有关结果的诚实无欺的科学读数呢?在那一世界的某个地方,会有那个最初的克隆人,五十好几的岁数,兴许已被遗弃和忽视了,而在他的周围,到处都是今天所有人的确切复本。那会是与今天同样的一个世界,满溢着今天人们的所有复本,连同他们同样的问题的复本,可能都会因为不得不像我们今天一样从头再来重作一遍而心怀怨愤,恨死了那个最初的克隆人,要找他的别扭,跟他没完,假如他们能找到他的话。
  很明显,即使那件事作得恰到好处,他们还是会寻找途径,解决普遍不满的问题。迟早有一天,他们必然会巡视四周,彼此看着,拿不准到底该克隆哪一个对社会有特殊价值的人,好让我们摆脱这一切。于是,这件事就会周而复始,可能还要反复无穷。
  在我的一生中,我曾活过那么一个阶段。那时我纳闷儿地狱会是个什么样子,于是我挖空心思,想象某种永劫。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来没能想出任何类似上述景象的事情。
  如果你在寻找出路,那我倒有另外一个选择。放下克隆的事,别去尝试它,而去试试相反的方向。找些门路让突变来得快一些,多一些新的变种,多一些不同的歌声。假如想瞎鼓捣混日子,那宁可鼓捣点别的,而不要去想方设法让事情千篇一律。别鼓捣任何人,连你自己在内。头顶上面有个天,天道可是喜变不喜居的。
  


关于我们 | 市场合作 | 建议反馈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深圳幼儿园 | 深圳小学 | 深圳中学 | 深圳大学 | 深圳培训 | 咨询 | 问题 | 讨论 | 百科 | 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英语作文 | 试卷 | 看书 | 招聘 | 教案 | 课本 | 课堂 | 听力

技术支持:www.szxuexiao.com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IE6以上 声明: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